違約沖擊波漸消退?債市現企穩跡象
作者:    時(shí)間:2016-05-06    瀏覽次數:

5月4日,“11蒙奈倫”本息違約如期而至,債券違約已然常態(tài)化。

內蒙古奈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5月4日公告稱(chēng),由于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,無(wú)法按時(shí)、足額籌集資金用于付“2011年內蒙古奈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債券”(“11蒙奈倫”)的應付利息及回售款項,構成對本期債券的實(shí)質(zhì)違約。

中信建投首席宏觀(guān)分析師黃文濤表示,預計“11蒙奈倫”違約不會(huì )對二級市場(chǎng)產(chǎn)生系統沖擊。公司違約在預期之內,一方面公司身處過(guò)剩產(chǎn)能行業(yè),另一方面由于經(jīng)濟大幅下滑,內蒙古對企業(yè)的救治能力大幅減弱。

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中證國債、金融債、企業(yè)債指數均出現較大幅度的反彈,市場(chǎng)整體企穩,收益率重新回落。

此外,海通證券(15.300, 0.30, 2.00%)的一份調查顯示,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最被投資者看好。利率債看好者占比大幅上升至53%,成為投資者最為看好的債券品種;高等級信用債緊隨其后,看好者占比為42%。

信用債將繼續分化

資料顯示,“11蒙奈倫”發(fā)行于2011年5月5日,票面利率7.48%,7年期,5+2結構。今年5月5日為債券持有人回售選擇權行權日。

發(fā)行人稱(chēng),截至2015年9月底,公司已發(fā)生多筆貸款逾期,償債壓力很大。因債務(wù)違約相關(guān)資產(chǎn)被查封凍結,公司短期債務(wù)周轉能力很差,擬通過(guò)正在進(jìn)行中的重組改善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。但預期重組的“天潤化肥”項目尚未完成最后簽約,以上情況導致“2011年內蒙古奈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債券”無(wú)法按時(shí)償付。

據了解,去年5月份,公司企業(yè)債“08蒙奈倫債”就出現過(guò)兌付危機,但在內蒙古政府強力支持下,“08蒙奈倫債”兌付危機解除,同時(shí)確立了“天潤化肥”復產(chǎn)及重組事宜。

盡管認為“11蒙奈倫”的違約不會(huì )對二級市場(chǎng)產(chǎn)生系統沖擊,但黃文濤表示,前期信用債經(jīng)歷了一輪較大幅度的調整,目前投資者對于違約風(fēng)險疊加流動(dòng)性風(fēng)險的擔憂(yōu)逐漸緩解,市場(chǎng)情緒有所緩和。進(jìn)入5月份,隨著(zhù)信用債跟蹤評級步入密集調整期,預計不同評級間信用債的走勢將繼續分化,低評級收益率仍有較大上行壓力,而受益于投資者風(fēng)險偏好回落,利率債和中高評級信用債收益率進(jìn)一步大幅上行的動(dòng)力不足。

據彭博社近日報道,有知情人士透露,山西省政府初步計劃為省屬七大煤炭企業(yè)發(fā)債提供直接或間接的增信擔保,還計劃鼓勵金融機構通過(guò)債轉股、并購貸款、定制股權產(chǎn)品等方式,幫助煤炭企業(yè)重組債務(wù),其還鼓勵企業(yè)通過(guò)并購債、永續債、債貸聯(lián)動(dòng)以及債貸基組合等新型融資產(chǎn)品籌集資金。報道還稱(chēng),最終計劃尚未確定,可能存在變數。

對此,黃文濤認為,未來(lái)隨著(zhù)各級政府對債券違約風(fēng)險的持續關(guān)注以及政策呵護,相關(guān)行業(yè)優(yōu)質(zhì)信用債將迎來(lái)投資機會(huì )。

“剛兌信仰”打破

自2014年超日債違約以來(lái),我國債券市場(chǎng)違約事件不斷。從產(chǎn)業(yè)債到城投債、從中小企業(yè)到大型企業(yè)、從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到國有企業(yè)均出現違約風(fēng)險。

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鄧海清、九州證券金融市場(chǎng)部研究中心主管陳曦認為,從2014年到2016年,違約事件經(jīng)歷了由點(diǎn)到線(xiàn)、再到面的的三重階梯,剛性?xún)陡对谖覈蔀椤?月4日黃花”。進(jìn)入2016年,違約常態(tài)化引發(fā)市場(chǎng)恐慌,導致信用債一級發(fā)行受阻、二級利差飆升,債券市場(chǎng)投資者成為“驚弓之鳥(niǎo)”。

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今年4月份以來(lái),債券市場(chǎng)出現了一波大幅度的回調,中證國債、金融債、企業(yè)債指數紛紛刷新近幾個(gè)月的新低。

此外,據光大證券(16.520, 0.30, 1.85%)統計,今年前四個(gè)月推遲發(fā)行或取消發(fā)行的信用債規模分別高達387億元、111億元、484億元、1144億元,對應債券數量分別為39只、21只、61只、118只,均創(chuàng )歷年同期最高紀錄。

不過(guò),債市違約所帶來(lái)的影響似乎正在減弱。上周開(kāi)始,債券市場(chǎng)整體開(kāi)始企穩回升,收益率亦重新出現回落。數據顯示,中證國債、金融債、企業(yè)債指數均出現較大幅度的反彈,公司債指數亦止跌回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呼吁多年的債市剛兌問(wèn)題,在本輪違約沖擊波中已被打破,但從打破剛兌到真正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的風(fēng)險定價(jià),還有較長(cháng)的路要走。

鄧海清認為,剛性?xún)陡洞蚱茖τ趥袌?chǎng)的長(cháng)期健康發(fā)展利大于弊,債市過(guò)度恐慌無(wú)異于因噎廢食。當前債市最大的問(wèn)題是,舊的“剛兌信仰化”投資模式無(wú)法適應利率市場(chǎng)化和風(fēng)險定價(jià)有效化的時(shí)代潮流。只有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具有信用風(fēng)險交易管理的債券市場(chǎng),才能實(shí)現金融機構、企業(yè)和國家的共贏(yíng)。